当前位置:妙笔读 > 武侠 > 道士夜仗剑 > 66:摘牌
加入书架 错误举报
换源:

道士夜仗剑 66:摘牌
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望海道阁之中,一道人影冲飞而起。

往日里的海明月都是那么文静,她在修行时月光照身时让人感觉到圣洁,其又带着一丝的忧郁,这是她最吸引人的气质。

但是现在的她有些急迫了。

就在刚刚,她被教谕喊过去。

教谕严肃的告诉她,之前来过望海道阁的楼近辰,自己私下里开设道场了,并且还伤了人。

道会里知道楼近辰最初是来过望海道阁,与海明月认识,所以便将此事交予望海道阁处理。

望海道阁本身在道会里话语权就重,更是知道道会这么做的原因,无非给机会让望海道阁能够将这事快速的处理好。

至于怎么处理,就看望海道阁了。

海明月并没有去找武凌,而是直接去找楼近辰。

她的心股说不出的火气,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对楼近辰的,还是对武凌,又或者是对道阁里的教谕。

怪楼近辰不懂事,不知道望海角的规矩就私开道场,怨武凌没有留下楼近辰却没有跟自己说,还有教谕他对于手持母亲故友荐信而来的人,如此的严格,她很清楚,在道阁里,教谕若是看种了谁,想要他入阁做个讲郞就是一句话的事,哪里需要什么考核。

她落在一条街道上,然后走入一条巷子里。

这种地方,她都没有来过,最多只是在主街上行走,或是前往一些道场里做交流,脚下的石板并不平整,看不出原本颜色,显得有些脏的样子,两边的屋子夹的紧,光线不足,她觉得住在这种地方容易记人压抑。

当她看到有几个守着的小院时,立即明白这是到了。

她在道会的几个监视人员之中走进了这个小院。

从外面看,这个小院确实很小,狭长憋屈,但进来之后,则是发现这小小的院子被收拾的很洁净,没有那些多余的坛坛罐罐,也没有很脏,而主屋的中门里,有一个人躺在一张旧躺椅上,旁边一个小女孩正蹲在地上,看着地上那中灰白色的刺猬。

她再抬头看那二楼檐下挂着的黑白招牌人——楼观道。

没有听过的一个名字。

深吸了一口气,海明月走了进去。

楼近辰躺在里,安安静静的,似与幽暗融为一体,这样的人怎么会写出那么美的诗句呢。

其中每一句话,都与她的名字相关,每当她在夜深人静念叨着那几句诗时,不由的泛起遐想。

“楼近辰。”那满腔的话,在踏入这间阴暗的屋子后,便只喊了‘楼近辰’三个字后,就顿住了。

楼近辰没有回应,像是睡着了,海明月不知道他是不是睡着了,毕竟他醒着的也是闭着眼的。

但是旁边的刺猬一跃而起,身上鼓动着风云落在旁边的桌子上面。

“楼近辰,你先把招牌辙下来,我来为你去道会里申请吧。”海明月说到这里竟是突然不自信起来,她突然发现自己如果为楼近辰去申请,也未必能够获得批准。

“你跟望海道阁的阁主是什么关系?”楼近辰躺在那里反问道。

“阁主是我的母亲。”海明月说道。

“那你还是回去吧,我觉得你现在最好是多想想自己的事,我虽然只是跟道阁里的教谕接触很短的时间,但我感觉到他对于你是厌恶和排斥的。”楼近辰说道

“我,你,不要瞎说,你们只见过一次而已……”海明月话说到后面已经断了,她知道楼近辰可能说的对,因为她也有这种感觉,虽然只是偶然感觉到,或是一个眼神,或者是某句话,但在楼近辰说起之时,却将那些被自己压下的记忆勾起来了。

她又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的事是我的事,现在你是你私开道场,道会里已经让望海道阁来处置此事了。”

“为什么会是望海道阁。”楼近辰说道。

“因为你来到望海角,先入的望海道阁,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是带着信来见我母亲的。”海明月说道。

“所以教谕就让你来了。”楼近辰说道。

“是。”海明月说道:“我要对你负责,毕竟你是母亲故人弟子,不远千里来此。”

“你中了教谕的计了。”楼近辰说道。

“我不知道你与你母亲与教谕有什么矛盾,但是他显然是要用我来打击你与你母亲的威信的。”楼近辰说道。

海明月愕然的站在那里。

“有些人,只一眼就能够看出性格,我想教谕一定能够看出,我决定了的事,不会改变,我既然开了这道场,就不会因为谁来劝阻便将之关闭,他让你来,就是让大家看到,你之前没有给你母亲故友弟子安排一个讲郞身份,后又没他安排一个落脚之处,又阻其开设道场,若是成功阻止,必让人觉得你是一个无情之人。”

海明月心中已经在冷,这屋子里的阴影,就像是深海之中的水一样包裹着她。

“若是你未能够成功劝阻我开设道场,那大家又会觉得你是一个无能之人。”楼近辰坐在那里,他越说起是思路清晰,说道:“而通过你,而又牵连到你的母亲,你母亲是阁主的身份,在她离开之后,他却可以对你呼来喝去,凭规矩拿捏于你,可见,这望海道阁之中,他必有很大一部分簇拥者,他这是要夺权,要夺阁主之位。”

他本来在望海道阁之中只觉得那教谕有些奇怪,只是当时不明白海明月真正的身份,便联想不到那么多。

但在海明月来这里之后,他问明了对方身份,心中豁然有了思路,然后那思路越说越清晰,最后得到的这个结论,却越想越觉得是如此。

海明月心中冰凉。

海明月从楼近辰住处出来时,有些失神,她没有飞回望海道阁,而是在街上走着,她心中反复的思索着楼近辰话,越想越觉得他说的可能是对的。

而母亲已经离开道阁不短的时间了,已经快到约定回来的时间了。

她慢慢的走到武凌的武威馆中,武凌仍然是热情将她迎入了馆中,为她倒上茶,说道:“怎么了,不开心?”

海明月没有喝茶,而是看着武凌,她打量着对方,似要将之看透,可是面前的人的热情,和以前一样,对自己态度极好。

“武凌,你觉得我是一个无情的人还是一个无能的人?”海明月突然问道。

武凌有些奇怪海明月为什么会这么问。

“明月,你在我的心中,一直都是一个漂亮善良的人。”武凌说道。

海明月笑了笑,站了起来,说道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武凌看着海明月没有喝的那一杯茶,心思千回百转。

海明月回到了道阁之中,她面见了教谕,说道:“楼近辰执意要开设道馆,我劝不了。”

教谕抬头看着面前的女子,凝视着她,却发现她的眼神没有像往常那样退避。

“望海角道场联席会成立时便立下了规矩,现在只能够按规矩行事了。”教谕说道:“楼近辰与我们道阁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

“当然,他本就与我们道阁没有关系,他只是阁主故友弟子,至今未见到阁主。”海明月说道。

教谕眼中闪过一丝的狠辣,说道:“那我就通知道会按会规而行。”

他说完,用笔在纸上飞快的写了几句话,同时将纸折成一鹤,朝空中一抛,说了一句:“至道会!”

白鹤飞出去,海明月也离开了。

……

道会对于不听劝说,不能自己摘招牌的道场,那就要由道会的人去摘,并且要将这个敢私自开道场的人逐出望海角。

而道会里要执行这些,需要从各几个道场里抽调修士,于是没多久,便有数位修士汇聚到楼近辰的小院之中,但是好热闹的人很多,一时之间,他这小院都有点站不下去了。

很多看热闹的人都爬在院墙上看,或者是在对面的屋顶。

武威馆由于离道会很近,所以也在抽调修士的名单之中,道会要的是武威馆派一个人前往楼近辰这里摘牌,并没有指定要武凌来,她是跟着自己馆中的一位武师前来。

她就在后看着一身黑衣,黑巾蒙眼,拄剑而立的楼近辰,心中有些玩味,想着当时这个人挑剑而走,不回自己的话高傲样子,不由的想:“你可想到会有现在”。

“道场,可不是谁都能够开的。”武凌心中嘲笑着。

“楼近辰,你私开道场,可知罪。”为首者是也在道场之中有着不小名头的一位讲郞,人称何讲郞,一身法术精湛纯粹。

“何讲郞,让这外乡人看看望海角的法术。”有人喊道。

何庆并没有太将楼近辰放在眼里,一个年轻人纵然有些本事,又能高到哪里去了。

而且从望海道阁里传出来的消息,此人出身于小观,修的是炼气法。

在他的心中,小观便代表着没有法宝,没有强力的法术,而炼气法虽是万法之源,但是炼气法在他的认知里是最为中庸的,可以从中获得不少的启示,但是却不会在修成之后拥有什么本命法。

楼近辰抬头看天,说道:“你们这些人来我的家里,可是要拜师学法。”

他的话一出,面前这些人先是一愣,立即呵斥起来。

何庆手一伸,带着一丝表演的说道:“先静一静,今天我们让这个外乡人看看我们望海角的法术。”

只见他右手在虚空里迅速的勾画起来。

“好!”趴在院墙壁和观面屋顶的人顿时喊了起来,并鼓掌。

他的指尖有水韵的光华在虚空里迅速的勾勒出一只头大身小的鱼相,那鱼相活灵活现。

“去!”

怪鱼大口一张,随之伴生的是巨浪,刹那之间一股铺天盖地般的巨浪涌扑而下,其中一只怪鱼乘浪而入,一口便要将之楼近辰吞没。

楼近辰手指朝下,在身前迅速的画了一个圈,一团开无的元气浪漩涡迅速的出现,在那巨浪怪鱼扑下之时,他的手指将那元气漩涡拔起,化做一道龙圈风柱迎着巨浪撞了上去。

“呼!”

风狂涌,水四溅。

刹那之间,巨浪和怪鱼都被风卷上了天空溃散而去。

而几乎同时,楼近辰曲指一弹,一抹光华自指尖飞逝而出,撞入何讲郞的身中,他只觉得如受电噬,浑身激荡,整个人笔直的倒下去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我竟是越来越晚了,这不是好的征兆啊。
←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