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三国之巅峰召唤 第2207章:陈平在明,苏秦在暗

第2207章:陈平在明,苏秦在暗

刘裕等人才一入城内,就有一阵寒风袭来,众人都莫名打了个寒颤,好似预示着将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“快看啊,成都王回来了。”

“真的是大王,大王回来了。”

“拜见大王。”

刘裕一行人才入城不久,就被成都的百姓给认出来,一传十十传百百穿千,一下子整个成都都炸开了锅。

大量百姓前来迎接刘裕,高呼着着各种口号,山呼海啸,声浪响彻云霄,甚至连蜀王府内的刘季都听到了。

当听清百姓们的喊声后,刘季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难看了起来,毕竟成都百姓可从没有这么热情欢迎过他。

刘裕离开成都这么久了,竟然还如此受成都百姓的欢迎,这也让刘季心中更加坚定了除掉刘裕的决心。

刘裕并不知道刘季也在城内,一边向路边的百姓挥手示意,一边继续向着皇宫的反向而去。

刘耳护卫在刘裕的近前,以防止有刺客靠近,却一脸严肃道:“大哥,从入城到现在,我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。”

“不止你有,为兄也有。”刘裕淡淡道。

刘耳眼中满是惊讶之色,道:“那大哥你为何还要冒险入城?”

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”

刘裕眼中闪过一丝狠色,淡淡道:“耳弟,只有熬过此劫,为兄才能困龙升天,否则就让为兄死在这成都城内吧。”

“小弟哪怕拼了这条命不要也一定会保护好大哥你。”刘耳认真道。

“你不能死,答应为兄,为兄若是死了,不要给为兄报仇。”

“大哥。”

刘耳露出难以置信之色,而刘裕则一脸严肃道:“答应为兄。”

刘耳扭头不答,刘裕见此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入宫面深圣吧。”

一行人向着皇宫的方向而去。

成都城外,刘裕军军营门口,一个身穿儒袍头戴发冠的神秘人,正望着成都的方向。

他就是陈平眼中的,那个刘裕背后的高人,可却并不是刘裕的属下。

“刘裕,你各方面都不比刘季差,用兵和德行更是远超刘季,你差的只是血统而已,以及欠缺一个机会。”

神秘人遥望成都,轻声自语起来,而他正是张仪的同门师兄弟,一直处于在野状态的苏秦。

刘裕麾下并非没有智谋之士,比如:张松、王累、黄权等人,可哪怕这些人加起来也比不上一个陈平。

刘裕智囊团的水平和刘季相差甚远,可却连续两次躲过了陈平的算计,这自然不可能是巧合,而是有苏秦在背后为其谋划的缘故。

苏秦的智谋并不一定就比陈平强,但谋士之间的对决,最忌讳的就是敌明我暗,有心算无心。

高要和陈平的智力相差悬殊,可陈平在明处,高要在暗处,陈平对高要没有防备,高要有心算无心之下,哪怕是智力101的陈平也阴沟里翻船了。

现在陈平在明,而苏秦则在暗。

陈平不知道自己对手是谁,能力、性格、手段更是一无所知,甚至不确定有没有这个对手。

苏秦却知道陈平的情报,他的性格、作风和用计风格。

这注定就是一场不平等的对决,陈平能算计到刘裕才怪呢。

苏秦和刘裕明明无亲无故,为何放着刘季刘秀等大诸侯不选,却选择助没多少潜力的刘裕一臂之力?这其实还和张仪有点关系。

苏秦的一生之敌张仪,在秦清一战中可谓是一鸣惊人,不但助秦军击败满清,还让满清陷入内斗当中,直接凭此功劳跻身秦军高层。

张仪已经功成名就,苏秦自然不甘寂寞,而被他看上的人正是刘裕。

纵观天下诸侯,除了刘裕之外,以及其他诸侯都已经有了自己的谋主,苏秦就是过去而已只能锦上添花,想要取而代之无疑极难。

但刘裕不一样,他麾下虽有不少谋士,但还没有谋主,而且自身能力极强,且知人善用。

苏秦宁**头也不做凤尾,投靠刘裕是雪中送炭,立马就能成为刘裕的谋主,而只要能够帮刘裕走出困境,他获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。

除此之外,苏秦还看到了益州的另一种走势,所以他想要下一盘大棋,让益州往那个方向靠拢,而刘裕是唯一能支持他当棋手的人。

所以,苏秦帮刘裕,这既是再给刘裕机会,也同样是给他自己机会。

苏秦虽决定帮刘裕一次,却并没有认其为主,而是给了刘裕一个考验,那就是就是活着从成都出来,只有完成了考验才有资格成为他的主公。

苏秦这次的谋划,不但风险很大,而且变数也多,哪怕是他没有绝对的把握,但风险大也意味着收益大,只要刘裕能活着走出成都,那么必将凤凰涅槃、困龙升天。

这次的谋划就是一场豪赌,连苏秦自己都没有绝对把握,又如能让刘裕相信自己,并豁出命来去拼上一把呢?

为了让刘裕相信自己,苏秦对刘裕隐瞒了一件事,那就是刘季很可能已经醒了,而且现在就在成都城内。

刘裕可能自己都不知道,他其实已对刘季产生了恐惧,他自以为隐藏的很好,却还是被眼尖的苏秦给看出来了。

要是知道刘季已经清醒过来,而且就在成都的话,刘裕无论如何也不敢以身犯险,深入虎穴,去搏一搏那唯一的翻身机会。

所以,苏秦故意隐瞒了这个消息,让刘裕敢于走出这至关重要的一步。

“隐瞒刘季醒来的消息,对于刘裕来说是件好事,否则他定不敢走出这一步。

至于刘季则太过于贪心,既想除掉大患,一统益州,又想吞并十万大军,恢复战损,怎么可能所有好处都归你?

所以刘裕,利用刘季的贪心,是你唯一取胜的机会。

现在这个机会苏某已经给你了,究竟是击败刘季一飞冲天,还是被刘季吃干抹净,就看你自己的了。”

苏秦喃喃自语道。

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军队的对决反倒成了次要的,苏秦和陈平谋略上的交锋才是关键,也让益州的局势变的愈发诡谲复杂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