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三国之巅峰召唤 第2210章:逆境称雄,向死而生

第2210章:逆境称雄,向死而生

刘裕之所以敢反刘季,所依仗的不过四刘季重伤未醒,蜀军群龙无首人心惶惶而已。

要是知道刘季已经醒来,刘裕决对不可能也不敢反刘季,因为那是在找死。

因为一旦刘季醒来,蜀军也就有了主心骨,无论刘裕如此谋划,都没有任何可乘之机。

那么问题来了,现在刘季不但醒过来了,而且还就在成都城内,这又说明了什么?

说明这一切从头到尾就是个圈套。

刘季明明已经清醒过来,却一直藏着不露面,故意让蜀国陷入动荡中,必定所图极大。

那么刘季所图究竟是什么呢?显然是为了引诱自己造反,好光明正大的将自己吞并。

一念至此,刘裕心中充满了惊恐与绝望。

刘季不但醒了过来,而且还和陈平还都在成都内,就等着自己主动送上门来呢,结果自己还真巴巴的送上门来了,这下肯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。

“完了,完了。”刘裕喃喃道。

刘耳见哥哥见到刘季后就一脸颓然,一副还没开战就认定自己要输了的样子,心中顿时气急,再其耳边低声怒道:“大哥,振作点,你卧薪尝胆这么些年,难道只是为了在刘季面前露出败犬之态吗?你连死都不怕害怕输吗”

刘裕闻言,精神不由一震,脸上的颓色尽散。

是啊,他忍辱负重至今,不只是要向刘季复仇,更是为了给自己争一口气,告诉刘季自己不比他差。

为此,他刘裕连死都不怕,难道还怕输吗?

【叮咚,刘裕技能‘逆雄’发动,智力永久 1,政治永久 1,当前五维:统帅100( 1),武力103( 6),智力93( 10),政治95( 11),魅力99( 5);】

很显然,刘裕的‘逆雄’不是第一次发动,也正是在刘季无休止的逼迫之后下,刘裕的属性才能提升的如此迅速。

这人啊,还是需要逼一下的,不逼一下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潜力。

“耳弟,谢了。”

刘裕由衷的感谢道,他刚刚自以为没有任何获胜的希望,心态失衡之下已经彻底绝望,甚至准备自暴自弃放弃抵抗,可弟弟的一句话却将他从绝望中拉了出来。

弟弟说的没错,他刘裕连死都不怕还怕输吗?更何况他现在还没有输呢。

“自家兄弟,谢什么。”

刘耳露出笑容,随即严肃道:“不过大哥,暗处算计我可以帮你挡下,但想要战胜刘季,还得靠大哥你自己才行。”

“嗯,不到最后一刻,大哥绝不会轻言放弃。”

刘裕眼中满是坚定之色,心中则在盘算有没有露出了破绽,而他取胜的机会又在哪。

此番出兵成都,他有刘辨的诏书,奉旨归京名正言顺,而来到成都之后,一没有强行入城,接过城防,二没有对皇帝有不敬,反而还在城内遭遇截杀。

刘裕回想了下之前的所有行为,十分庆幸听了苏秦的计策,没有干过任何叛国之举,否则现在他所面临的可就是十死无生之局了。

刘裕现在依旧是南汉诸侯的一员,也没有过任何叛国之举,所以哪怕他已身处虎穴,主动把命拱手交于他人处置,可在拥有正当理由之前,刘季也不敢对他下手,否则只会逼反城外的十万大军。

一旦内战爆发,双方玉石俱焚,到时只会便宜了蚩尤这个异族,这是刘季和刘裕都不愿看到了。

刘裕自然不愿意便宜蚩尤,他会竭力避免内战的爆发,但刘季若是连脸都不要了的话,那刘裕也管不了那么许多,大不了同归于尽就是了。

我死后,哪管他洪水滔天。

一念至此,刘裕反而更加有底气了起来,他现在所处的局面看似危险,可实际上刘季根本不敢明着害他,而有刘耳和佛家的两尊大宗师在,他也不怕刘季的暗害。

“苏秦先生,这就是你所说的向死而生吗?可我刘裕要的不是生,而是赢,可是赢的机会到底在哪?”

看来被陈平推过来的刘季,刘裕的心中开始暗暗着急起来。

他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,但刘季和陈平都在成都,他也看不到任何取胜的可能。

输不了,也赢不了,就这么僵持下去的话,局势只会对刘裕越来越不利。

另一边,刘季被陈平推入大殿之后,在场的文武大臣们集体沸腾了。

之前一直有谣言传刘季已死,而刘季又一直不露面,陈平也不给个说法,等于默认了这个谣言,这才让蜀国陷入动荡当中。

如今刘季一露面,谣言不攻自破,再次有了主心骨的蜀国,自然很快就会安稳下来。

在场众文武之中,最激动的莫过于吴懿,刘季来了,他和他的吴家也就得救了。

“主公。”

吴懿激动的跑过去,刘季则对其点了点头,表示自己不会放弃吴家,这也让吴懿彻底松了口气。

刘季会带伤上殿其实也是无奈之举。

吴班截杀刘裕的计划已经彻底失败,短期内是不能再次针对刘裕了,否则等于明摆着告诉外人是他刘季干的。

已经出手却没能除掉刘裕,这无疑会助涨刘裕的气焰,而在这种情况下刘季要是在不露面的话,朝中那些不明真相的墙头草定会倒向刘裕,到时成都的局势将会更加的失控。

但只要刘季露面的话,无论这场政治内斗走向哪种方向,有了主心骨的蜀国都将先天立于不败之地。

基于这层考虑,刘季才决定亲自出马,先把蜀国的局势稳定,而后在专心养伤就行了。

至于对付刘裕的事,完全可以交给陈平去做,以陈平的能力和手腕,刘裕注定是蹦跶不了多久的。

一念至此,刘季不由冷笑起来,看向刘裕的眼神,简直像是已经在看死人一般。

刘裕察觉到了刘季的目光后,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,心中压力大增,可紧接耳旁却响起刘耳兴奋的声音。

“大哥,情报没有错,刘季真的受伤了,而且受的还是致命伤,现在他的身子非常虚弱。我听到了”

刘裕顿时眼前一亮,连忙低声传音道:“有多虚弱?”

刘裕自然不会怀疑刘耳,他这个弟弟自幼天赋异禀,尤其听力超群,经过修炼后,如今更是能够听到百米之外他人的心跳声。

“刘季的心跳声极为微弱,在受一点伤的恐怕都会丧命。”刘耳答道。

听到此言,刘裕眼中闪过一丝狂喜,却立刻就被他隐藏了起来。

皇天不负有心人,他冒死入成都只为争取了一个机会,而如今这个机会终于出现在他眼前了。